夏目一光年

枢零—小短篇

a.安全感

        零还在黑主学院的时候,没事就喜欢跑到马棚与名叫‘莉莉’的白马共同度过一个宁静悠然的上午或是下午,其痴迷程度可见一斑。以至于在枢历尽千辛万苦总算把零拐到手以后,零还是会经常回到莉莉的身边与它‘长相厮守’。
         于是枢理所当然地淡淡郁闷了。 不过,枢虽然内心略有不满,但面上还是维持着一贯的优雅,完全不会让零察觉到他内心“真想把那匹白马除掉啊”的邪恶想法。 
        在零又一次往黑主学院进发后,枢终于忍不住…… 截住了想和零一起去的优姬。 
        “优姬,你……”
        “啊!枢哥哥,有什么事吗?”优姬仰起头。 
         枢犹豫了,因为不知从何问起。优姬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枢开口说什么,眼看零的身影就快消失了,优姬不得不打破沉默:“呃,枢哥哥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去……” 
           “零为什么那么喜欢那匹马呢?”枢终于问了出来。而优姬显然没有想到枢会问这样的问题,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等她看到对面的人周围越来越浓郁的怨念之气时,连忙答道:“可能是因为……安全吧?”优姬顿了一下,随后似乎更加确定地说:“以前在学校的时候,零只有在莉莉的身边才会睡得很放松,莉莉也会在有人企图打扰零睡觉的时候恐吓别人。”比如我,优姬默默在心里补充。
       安全?枢轻轻地皱了一下眉,正想再了解一点有关此事的信息,却发现优姬早已跑没影了。
       也罢,正好去看看事情的究竟。
    —————————
       阳光透过马棚稀稀疏疏地洒在地下的干草堆上,蒸腾出温暖的感觉。
      零躺在草堆上,闭着眼一脸的惬意。莉莉温顺地把头凑近零,让干净纯白的毛发搭在他的头上,阻隔阳光灼热的温度。
      优姬一来看到的就是这样宁静又祥和的画面,不禁也开始疑惑,难道那匹马的地位已经超过了枢哥哥?!一想到那种可能性,优姬就忍不住在心里给后面树旁边的吸血鬼君王默哀了三秒钟。
      别以为枢哥哥藏在树后面我就感觉不到了!
     优姬偷偷往枢的方向瞄了瞄,内心感慨万千:枢哥哥自从勾搭上零后就变得一点儿也不淡定了!
        “唉……”优姬叹了口气,正准备上前去看看零是不是真的睡着了,就见莉莉猛地抬起了头,向她射来满含杀气的目光。
       咿!
       优姬内心泪流满面:啊啊我又被一匹马恐吓了,整个人都不好了......
        枢外一旁很不厚道地扬起了唇,自然无比地来到优姬的身边。
       “喂喂,枢哥哥你就这么出来真的好吗?好歹装装样子啊~不是要偷偷地吗?”优姬在内心吐槽,无奈地是枢听不到。
        站在零的面前,枢开始觉得这样的零看起来和平时很不一样,似乎周围的空气都因他而变得柔软起来。
       “真的,”很安全吗?枢承认他有一丢丢的嫉妒,但是又不忍心打扰。
         “枢哥哥你这表情真是……”有够宠溺的!优姬压低声音揶揄枢。
       “你们吵够了吗?”冷不防零的声音突然响起,优姬被吓了一跳,随即撇清关系似的指责枢:“都怪枢哥哥太不善解人意了,明明看见零在休息还要来打扰,真是的!”
        枢挑了挑眉,这孩子……变坏了。
      零坐了起来,睁开的眼睛里没有一丝迷茫,显然他并没有睡着。也是,短时间沉睡这种神奇属性怎么会出现在一个猎人身上。
       零扫了两人一眼,问:“你们来这儿干什么?”
         枢一愣,总不能说来看马的吧?
       优姬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于是马上贴心地……撒了一个谎:“爸爸让我们去吃饭!”
        “吃饭?”零看了看天上耀眼的太阳,时间距离自己吃完午饭最多半小时。
        优姬马上发现这不是个好理由,果断遁了。
      枢回以跑远的女孩一个笑,然后转身看着零。
       “干什么?”零的语气充满了不快,但表情还算柔和。
        枢在零的身边坐下,勾着唇:“没什么,只是想看看零而已。”
         零皱了皱眉,没说话。直觉告诉他枢还有话说,但对方并没有开口。
       于是零就静静地等。
       午后的阳光晒得人提不起精神,至少零是这样认为的。看了一眼仍不打算开口的枢,零索性又倒回干草堆上,准备睡一觉。
      枢失笑,凑滚去把零的脑袋移到了自己腿上,在零反抗之前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膀。
        “这样会舒服一些。”枢解释。
        零动了动脑袋,发现的确比草堆舒服,便不再纠结,放心地进入了梦乡。
       听着传来的呼吸声,枢低下了头,手指轻缓地摩挲过零得眉眼、鼻翼、脸庞,最后停留在唇边。
       轻轻地落下一个吻,枢的心情很不错。
     能睡得这样毫无防备,足够了。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