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一光年

老叶的嘲讽脸……
以及不会画战甲(¯.¯)

来自后辈的安慰。
周:前辈……抱?

嗯……渣渣一个,ooc属于我

涂山红红

枢零――小短篇

b.布偶娃娃

   冬天的早晨一如既往,除了天空是灰暗的,其余的一切都笼罩在柔软的白色里。
    这个时候,学生们早都放假回家享乐去了。于是那什么东西摔碎的声响在这安静的黑主学院中显得异常清晰。
    正在喝茶的理事长听到声音,眼神有一瞬间的凌厉,立马放下杯子向声源奔去。
     于是……这不是零的房间吗?
    理事长犹豫着敲了三下房门:“零?”
    没人回答。
     理事长皱了一下眉,轻轻地推开了门。
    “我进来了哦~”
    理事长一踏入房间就感觉到一股浓郁的杀气,以为出了什么事,迅速锁定床上的人。
    只见床上坐着的银发少年黑着一张俊脸,手里掐着一个面目狰狞的……呃,什么鬼东西?
    理事长松了口气的同时又默默汗颜了:
“零啊,这是什么啊?怎么长得那么……嗯,奇怪?”
  其实理事长是想说丑得不忍直视来着,不过眼尖如他已经发现了一张小纸条。为了那位的面子着想还是不要太诋毁这个丑东西好了~
    零听到理事长的问题其实也很好奇这个东西是什么,但更多的是不爽,不爽和不爽!
    天知道他一睁开眼就看到这个东西放大的脸,猩红的眼睛像是要流出血来,吓得差点没滚下床。后退时不小心碰到了床头柜,然后杯子就壮烈牺牲了。
    而罪魁祸首就是此刻零手里捏着的大概算是玩偶(?)的东西……
    理事长看着零杀气腾腾的脸,小心翼翼地捡起地上被忽略了的小纸片,假装很意外地递到他跟前:“零,这里有纸条哎~!”
    “嗯?”零抬头快速地扫了一眼内容,然后,把手里的东西扔出去了……
   “零?”
   零倒回床上,又把被子拉高直至整个人都裹进去之后才说:“出去记得关门。”
“哎?小零零还要睡吗?”
“早上是被吓醒的,当然要睡。”
  理事长默默地退出去,看了看手里的纸条,摇了摇头,心想‘真是年轻人的世界啊’就继续喝茶去了。
   而纸条就被理事长随意地放在桌上了,上面写着:新年快乐。――枢
――――――
    零刚醒来就感觉旁边有个人正看着自己,犹豫了一秒钟决定还是不拔枪了,就当作把他送的礼物丢在一边的补偿好了。零这样想着,翻了个身,正对上一双在夜色中显得异常明亮的红眸。
“……”零突然想起被他甩在地上的那个丑东西。
    难道是那个意思吗?
    零被自己的想法恶寒了,忍不住朝枢看去。
   仔细一看,似乎还带点不可置信的表情?枢勾起唇角,心情很好,连带着之前看到孤零零地躺在一边的布娃娃时略微失落的感觉也烟消云散了。
    “你笑什么?”零疑惑地看着他。
   枢没说话,站起身把娃娃捡了起来,动作一如既往的优雅,而平时略显淡漠的眸子此刻却盛满了无言的温情。
     零看着他走近,弯腰,然后把娃娃塞进自己的手里,听他说“这个布偶对我来说意义非凡,希望零能代替我好好保管。”
    “很重要?”零有些不自然。
   枢离得太近了!再加上那种表情,那样的话……
  零低声咕哝了什么,枢没听见,不过并不妨碍他看清楚那人不怎么淡定的紫眸。
    枢觉得,自己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做的这个决定有了它存在的意义。
    另一边,零总觉得收下这个东西并不是什么好事,正准备拒绝。然而话还没出口,唇上就传来了温润的感觉。
    “你?!”
  枢在零的拳头碰到他之前微微往旁边闪开了,离开的时候眼神柔软得不像话。
   零狠狠地擦了擦嘴,暗骂自己没用。眼睛不经意扫了一眼手里的娃娃,再次痛恨自己意志不坚,把娃娃推到一边,倒头拿被子蒙住自己。
   几分钟之后,零烦躁地掀开被子,瞪着娃娃,然后把它往被子里一塞……
   随它去算了!

   

有谁能告诉我,如何用这个软件发文啊?
太久没用忘了…………=^=